同方股份:主营业务比较严重欠缺营运能力

在主营业务很多年亏本的状况下,发售公司迈入了新的大股东,可否扭曲公司现阶段的窘境?

刊发新闻记者 晓光/文

今年一季度,同方股份(600100.SH)完成营业额28.73亿人民币,同比减少15.76%;属于发售公司公司股东的纯利润-5.一亿元,同比减少194.56%;属于发售公司公司股东的扣除非习惯性损益表的纯利润-6.12亿人民币;生产经营造成的现金流净收益-23.78亿人民币。

从今年一季度看来,同方股份的运营早已深陷了窘境。

多样化考试成绩令人担忧

一直以来,同方股份的大股东是纽曼。在纽曼控投期内,公司一直坚持不懈“技术性 资产”的战略定位。2019年年度报告中,同方股份提及,公司关键着眼于信息科技和绿色环保两大主营业务业务行业,并逐步完善和打造出了大数据产业、信息安全、绿色环保三大版块业务。2019年,公司全年收入为230.4亿元,在其中信息安全收益为70.48亿人民币、大数据产业收益为109.52亿人民币、绿色环保收益为45.86亿人民币、总公司项目投资及科技园区收益为6.76亿人民币、别的业务收益为7818万元。

从业务范畴看来,同方股份的业务版块复杂,涉及到的行业诸多。可以说,公司一直采用的是多样化的战略定位。但这五年来,公司的多样化发展趋势并沒有产生更强的成效,并且都没有产生迅速的提高及其更强的营运能力。

2015-2019年,同方股份的收益各自为284.47亿人民币、271.74亿人民币、259.89亿人民币、248.33亿人民币、230.4亿元,纯利润各自为21.63亿人民币、47.01亿人民币、5.三亿元、-34.96亿人民币、5.38亿人民币。

与五年前对比,同方股份2019年的收益和纯利润都出現了不一样水平的降低,而公司的赢利品质和盈利

2015-2019年,同方股份的利润总额为19.31亿人民币、50.63亿人民币、6.66亿人民币、-34.六亿元、8.11亿人民币,项目投资净收益为26.42亿人民币、62.49亿人民币、11.六亿元、6.41亿人民币、15.两亿元,占利润总额的占比各自为136.82%、123.42%、174.17%、-18.53%、187.42%。

由此来看,同方股份持续五年的长期投资均超出利润总额,公司利润总额所有借助项目投资净收益支撑点。也就是说,公司主营业务早已持续亏本五年,主营业务早已比较严重欠缺造血功能工作能力。

应收账款计提疑惑

2017-2019年,同方股份的收益各自为259.89亿人民币、248.33亿人民币、230.4亿元,期终应收帐款各自为71.50亿人民币、81.47亿人民币、68.37亿人民币,其他应收款(含应收股利和应收利息)各自为8.70亿人民币、18.08亿人民币、13.14亿人民币。

2017-2019年,同方股份计提的应收帐款所得税费用账户余额各自为12.95亿人民币、16.93亿人民币和19.35亿人民币,计提的其他应收款所得税费用账户余额各自为3.74亿人民币、4.28亿人民币和4.18亿人民币。在2019年年度报告中,同方股份提及,“尽管所得税费用于负债表日计提比较充足,但在世界经济不断不景气、再生迟缓和中国经济环境尚不容乐观的状况下,公司将来仍遭遇一定的应收款项坏账损失风险性。”

《证券市场周刊》新闻记者发觉,同方股份的叙述好像与公司的计提占比彻底不符合。

2019年,同方股份关键有三大业务,各自为大数据产业、信息安全和绿色环保产业链。在大数据产业层面,公司关键紧紧围绕以电子计算机商品为关键的商业及消費电子设备、知网业务和大数据的应用业务开展产业发展规划和技术革新;在安全性产业链层面,公司立足于安防监控系统和科工武器装备两大业务行业,借助重要元器件生产制造和专业软件的自主可控关键技术,持续打造出“大安全性”全产业链;在绿色环保产业链层面,公司再次致力于大城市环保节能聪慧化、照明灯具和供水公司三个产业链方位。

因为同方股份的业务极其分散化,横向比较起來会出现一定的难度系数,可是能够从三大版块的关键业务开展较为。

信维通信(002475.SZ)的关键业务是消费性电子设备,和同方股份大数据产业中的消费性电子设备处在同一制造行业。2019年,信维通信所采用的应收账款计提占比为:1-六十天为1%、61-120天为5%、121-180天为10%、181-365天为20%、1-2年为50%、2年之上为100%。

消費电子设备制造行业的特性是商品转变速度更快、商品升级换代快,这类特性的制造行业公司更替速率会迅速,假如选用过度比较宽松的应收账款计提方法,针对盈利的品质会出现非常大的危害。

浩云科技(300448.SZ)是关键做安防监控系统的公司,和同方股份的安全性产业链中的安防监控系统业务处在同一制造行业。2019年,浩云科技的应收帐款计提占比为:一年内3%、1-2年为10%、2-三年为20%、3-四年为50%、4-五年为50%,五年之上为100%。

重庆水务(601158.SH)的关键业务为废水处理,与同方股份绿色环保产业链的供水公司业务同样,而重庆水务的应收帐款计提占比为:一年内为5%、1-2年为10%、2-三年为50%、三年之上为90%。

而做为一家多样化公司,同方股份的应收帐款计提占比为:一年内1%、1-2年为5%、2-三年为15%、3-四年为30%、4-五年为50%、五年之上为100%。对比于之上公司,同方股份的应收账款计提占比显著过度比较宽松。

从账龄构造还可以充足看得出同方股份应收账款计提过度比较宽松产生的安全隐患。2019年,公司的应收账款累计为86.57亿人民币,计提的坏账损失占比为18.54亿人民币,计提占比为21.41%;在其中,一年之内计提4638万余元、1-2年为5538万余元、2-三年为6646万余元、3-四年为2.54亿人民币、4-五年为1.89亿人民币、五年之上为12.42亿人民币。《证券市场周刊》新闻记者发觉,同方股份的应收账款越发到中后期坏账损失经营规模越大,这充分证明,公司总体应收帐款计提的占比过度比较宽松。坏账损失计提过度比较宽松,結果便会比较严重危害公司的纯利润品质,并且这也并不可以体现出公司真实的营运能力。

偿还债务工作压力持续增加

伴随着业务的发展趋势停滞不前和营运能力的降低,近些年,同方股份的偿还债务工作压力也持续飙升。

2018-2019年末及今年一季度末,公司的负债率各自为68.73%、66.75%、67.01%,尽管转变并不大,可是公司一年内期满的负债持续飙升,而流动资产越来越低,这促使公司的偿还债务工作压力越来越大。

2019年年底,同方股份的流动资产为103.09亿人民币,短期贷款为62.41亿人民币,一年内期满的长期应付款为17.99亿元,流动资产得以遮盖一年内期满的负债。今年第一季度,公司流动资产为77.9亿人民币,短期贷款为53.71亿人民币,一年内期满的长期应付款为49.21亿人民币,公司流动资产早已没法遮盖一年内期满的负债。

以便处理资产难题,4月15日,同方股份发布消息公布公开增发个股,拟募资不超过35亿人民币,用以填补周转资金和还款息税前利润贷款,本次发售的申购目标为公司大股东中核资本和可交换债券新兴产业股票基金,各自拟申购额度为25亿、10亿人民币。

以融资的方式开展偿还债务并不可以处理长期性难题,它是不能根除的,要想真实改进负债难题,借助的是公司不断的营运能力,而它是现阶段同方股份更为基础薄弱的阶段。

新公司股东可否重新点燃活力

在业务不断举步维艰之时,2019年4月,清华控股与中核资本签订合同,以70亿人民币的价钱转让同方股份21%的股权,最后买卖价调节为63.98亿人民币,清华控股持仓占比降到4.75%。

2019年11月,国家财政部、国资公司对同方股份所述股东变更事项作出有关审批;今年一月,有关股权进行产权过户,这代表着中核资本宣布进驻同方股份。从而,发售公司控股股东由国家教育部变动为国务院办公厅国资公司。

伴随着大股东的变动,同方股份高管也迈入换肝,原清华大学系逐渐撤出,中核资本层面技术人员逐渐增长。

2019年6月,同方股份副首席战略官自主创新研究所校长赵维健离职;今年1月9日,副总经理兼首席总裁黄俞离职,同方股份原老总周立志岗位从老总变动为副总经理、兼首席总裁,来源于中核系层面的黄娜刚继任老总之职。只是几个月后,4月28日,周立志也从同方股份离职;同一天,同方股份财务总监张园园也离职,继任其岗位的也是来源于中核资本层面的张健。此外,来源于中核资本层面的梁武全也于3月起在同方股份任财务经理及财务主管。到此,中核资本早已彻底操控同方股份的高管。

本次大股东变动针对同方股份是一个重大事件,这代表着公司的发展战略、工作人员、业务都将产生极大或是潜在性的更改,这是不是可以让同方股份走出困境并产生新的转折尚未可知。

相关推荐